?

世有桃花

雪小禪發表于2014年03月03日18:23:58 | 名家美文 | 標簽(tags):桃花 桃樹 散文 雪小禪

世有桃花,桃之夭夭。

胡蘭成說,桃花難畫,因為她的靜。我固執的用了這個“她”。桃花定是女子,屬陰。絕非梅蘭竹菊,擔當傲、幽、堅、淡的職責。它們很中性,連開花,都開得小心翼翼,生怕冒犯了誰。

可是,桃花不。

一開就泛濫,一開就艷到荼縻,一開就無羞無恥。

她靜么?我倒質疑了。也許是靜的……女子愛一個人,熱烈到一定程度,一定靜極了,不發一言。但胸中燒著的,全是桃花朵朵。

雖然桃花有粉有白有紫有紅……人們心中的桃花,或者說我心中的桃花,是粉的,也只能是粉的。有些粉面桃花的粉,有些賤的粉,有些咸濕的粉。

那種誘人的粉,只能放在桃花身上。

不擔當任何重責,只一意孤行的粉著,任別人憑說。

桃花,實在是有幾分艷蕩之名的。

那艷里,是有幾分咸濕之氣的。

似看《金瓶梅》,或看薄伽丘的《十日談》,如果窗外開著的恰是桃花,應了景,當然,更應了心。

世有桃花,當然要夭夭。有朋友就叫“夭夭”,我起初以為是妖精的妖。她總是和別人說,是桃花夭夭的夭?!罢l給你起的名字?”“自己改的?!薄盀楹我??”

十五六歲。春日朦朧又瀲滟,半頹的心思,看著窗外正艷的桃花,翻看著《詩經·周南·桃夭》,里面寫著:

桃之夭夭,其葉蓁蓁。

之子于歸,宜其家人。

當時心動得快折了。于是改了名字。一生愿意如桃花,夭夭得自己嫵媚曼妙。

所有花草中,唯有桃花,擔得起嫵媚曼妙這四個字。是有些輕浮,是有些春日流水潺潺的瀲滟心思,是有些動蕩了。也只有桃花,把這蠢蠢欲動表達得那樣充分。

我就粉了,我就艷了。

我就一副賤賤的樣子了——— 愛上你,把粉面一張低在你眼前,你看,我是一朵桃花,你看,我是崔護筆下的女子呀?!叭ツ杲袢沾碎T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。人面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?!碧迫舜拮o不是寫給了一個女子,是寫給了愛情中的天下女子。

明代才子侯方域來江南創“復社”邂逅秦淮歌妓李香君,一定要有一把桃花扇。而戲劇中,有扇子出場一定和愛情有關?!赌档ねぁ分械牧鴫裘?,也是一把桃花扇,桃花是什么?桃花是愛情。

桃花扇是侯方域、李香君定情之物。

李香君的血濺到桃花上,當然是最艷的一朵桃花。艷到這種程度,除非為了愛情,除非。

那深宮三千粉黛的春天,也是看著落了桃花在水中,慢慢往宮外流去,又艷涼又凄美。

那男子之間如果看著桃花飲酒,是李白的相忘于江湖么?“問君何意棲碧山,笑而不答心自閑。桃花流水窅然去,別有天地非人間”。在抒寫桃花的詩中,這首《桃花》寫得最閑在,最流水,最與愛情無關,卻最與人間的情意有關。

還是喜歡桃花。

在很早很早的網絡年代,人們才剛剛上網,每個人都有個網名。

我自然也有一個。

如若不是寫桃花,我幾乎忘卻了。

那是我唯一用過的網名。也早就廢棄不用?!疤一ㄒ欢??!?

我是如何想的?又如何想起這樣一個名字?也許是無意間?也許是有意間。那是在我們系統的網絡內。后來被人識破是我,當下逃之夭夭。

也記得小時候門前有棵桃樹。每每春來,幾乎顧不得看那開得近乎頹燦的花,就看到小小青澀的果實結出來了。

六七月,急急地吃著毛桃子。到了年底,看春聯上總寫“千門萬戶曈曈日,總把新桃換舊符”,我爺爺親自手書的對聯。我偏愛新桃二字,這個新字用得多妙。

十五六歲,總是新桃吧?站在桃花樹下,心都野了。在農村,也并不重視桃樹,漫山遍野全是。人們走在桃樹下,像前世。

沒有比站在一棵開花的桃樹下更像前世了。那粉艷艷的桃花,白衣人……就那樣癡傻地等啊等,等啊等,等來的,卻只是銷魂的寂寞而已。

而世上的錯過,如果夾上了桃花,就顯得有幾分艷涼的味道了。

植物中,桃符是避邪的?;ú葜?,桃花卻又帶著幾分邪惡之態。我偏愛這邪惡,寧愿做這桃花一朵,泛濫著心思,不顧一切地愛著,或者被愛著。

世有桃花,我獨喜,獨愛,獨霸占。

?
hcsmnet
陕西体育彩票十一选五